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洪荒之請祖宗爲巫族做主討論-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再一次回到了原點

洪荒之請祖宗爲巫族做主
小說推薦洪荒之請祖宗爲巫族做主洪荒之请祖宗为巫族做主
在这个荒凉干燥的小镇上,只有永不停息的夹杂着黄土的风是永恒的。
在小队散了之后,吴申骑着火鸡去了小镇总长,也就是那个名叫汉伯格的大乌龟家门外。
虽然吴申目前是这个小镇的安全长官,但是如果他想要做些什么事情,还是要这个大乌龟配合才可以。
比如这一次的发现,他就必须跟那个大乌龟汇报一下。
然而来到这里之后,他直接被这里的看门女职员拦在了门外。
“吴申安全长官先生!汉伯格小镇总长正在和几个远道而来的商人讨论事情。现在还不能见你,请您稍微等一下。对了,会议可能持续到晚上,推荐您晚上再来。”
没见到那只大乌龟,吴申直接被他手下轰了出去。
吴申颇为无奈的离开了小镇总长家,回到了自己那。
净水镇,晚上七点,天已经完全黑了,吴申躺在小镇的安全小屋内。
监狱里面,叮当乱响的声音不绝于耳。因为最近又抓紧来几个囚犯,所以里面现在非常的热闹。
然而吴申却并没有被这声音影响,他冷冷的看着天花板,眼神中没有丝毫的颤动。
似乎已经进入了休眠状态。
“啪叽!”地下的监狱内,又传来一阵打闹的声音,吴申皱了下眉头。他转了个身,看向了监狱的窗户外面。
此时监狱的窗户外面挂着一大轮月亮,月光如水般平静,但在这暗淡的空间之内,似乎也隐藏着一大片空寂的未知危险。
吴申忽然全身哆嗦了一下,抬头一看,原来是窗户没有关紧,一阵冷风吹了过来。
“呼,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。”
吴申其实一直在注意着小镇总长那只大乌龟的事情,只是这家伙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送信来,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搞得。
而且地下监狱里,那帮鼹鼠们,又在闹腾了。
这帮家伙自从被关进去之后,就一直不老实。“叮叮,咚咚!”吴申又听到这帮人在下面敲锣打鼓的声音,实在有些烦躁了。
他立刻从床上爬了起来,然后进入了地下的监狱里面。
安全小屋的这个监狱,是直接建设在吴申屋子的地下的。
从密道里走进去之后,第一层监狱一共有十几间。离开这里之后能够到达最后的一间监狱,也就是关着那只怪鹰的地方。
上一次在抓到了这只怪鹰之后,一直把他的老命留到了现在,每天的早中午吴申都会给他送饭过去。
初恋、现任、情书
夫君如此妖娆 不知流火
吴申进入监狱之后,正好看见那些鼹鼠们在敲饭碗玩,大概是因为实在无聊吧。
“喂,你们能不能安静一点?再这样下去,周围的邻居们就要来投诉监狱里面的隔音太差了。你们几个实在是太吵了!”
吴申向这个监狱里面看了看,有两个鼹鼠正在一边敲击着饭碗,一边唱着歌。而那只老鼠正躺在床上休息着。
这些家伙们倒是很轻松的样子,丝毫没有半点的紧张。
其实吴申虽然把他们抓起来了,但是提前跟他们说过,这一次就算判刑也不会判的很重。最多也就是七八天而已。所以他们现在都不怎么害怕。
那个老鼹鼠看到吴申来了,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,他对吴申笑着说道:“吴申长官,你来了怎么样了?关于我们的判决什么时候开始呀?”
吴申叹了口气:“我还没有见到那只大乌龟呢,不知道他们什么态度。不过你们放心吧,根据小镇的规定,你们不会判处任何重罪的。
毕竟你们犯的也不是什么大罪,最多关一个星期而已,而且还包吃包住。”
然而看吴申的模样,这个老鼹鼠却看出来有些不太对劲。
“吴申长官,其实按理来说我不应该说这些事情的,但是看起来你现在被那个大乌龟冷落了呀。那个家伙是不是不太想见你?”
鼹鼠搓搓的挠着自己的手,不停地观察着吴申这相当不好的脸色。
“嗯!”吴申点了点头:“不过汉伯格总长一直生活在这里,应该是个好人吧!”吴申心说,这一次涉及到净水镇银行的人,所以必须要通知小镇总长。
只是那家伙一直拖到了现在,不知道会不会出问题。
自己之前叫人把银行封锁了,应该不会把净水镇银行的那个水獭方走吧?
然而听到吴申的话,那个鼹鼠却哈哈冷笑了几声:“吴申长官,这话你可说错了,那个老乌龟可不是个什么好东西。
那个家伙明面上跟你很好,但是地里偷偷使坏。他非常的有心机,要不然这么多年了也不能在净水镇这么危险的地方,长久的干下去,他自己有一套班底,都是听他的。
你要小心一点,如果接下来的判决针对我们不利的话,我们可是要逃走的哟,到时候不要忘记咱们的约定。”
这个鼹鼠依旧是非常的轻松,似乎并不害怕吴申。
吴申点点头,这时候,他听到了一声啸叫。
“嗡嗡!”
声音迅速传来,吴申一听,这就是监狱最里面关押的那个怪鹰在吼叫了。这家伙是知道我来了吗?吴申心里如此想到。
一边想着吴申向这个监狱最后一间屋子走了过去,他打算看看这个家伙现在怎么样了。
进入最后一家屋子里,吴申看了一眼那个巨大的怪鹰,它现在还被盯在墙上了他已经好多天没有下来了。
不过这种情况下,他倒是依旧安然自得。
超級 學 神
“哇,这不是我们净水镇的大英雄嘛,怎么今天这么垂头丧气的?”怪鹰在墙上发出阵阵嘲讽。
吴申看他这个样子倒也没生气,反而走过来,拿出一个雪茄戳进了这家伙喙里面。随后给他点上了,屋子里顿时烟雾弥漫,一阵香气缭绕。
吴申也给自己弄了一根,他拉过来了一个椅子坐在了屋子中央。
“哎,话说,怪鹰,你上次不是说你以前也是这个镇子待过吗?后来怎么又搬出去了呢?而且对这边这么不友好?”吴申看着这个家伙,好奇的问道。
“呵呵!那说来可就话长了,我在这里的时间,几乎要和那个老乌龟差不多。那个恶心的家伙,你很快就能知道他的手段的。”